阅读推广

  1. 首页
  2. > 书香淮师 > 阅读推广

解读王雪娃的佛教长篇小说《皈心》

作者:admin  日期:2017-7-3 9:30:14 点击:47

    佛祖释迦牟尼舍利子,一件令世人为之顶礼膜拜,令皇室贵族、商贾巨富趋之若鹜的佛家圣物。在冥冥注定之中, 舍利子与天真烂漫的绝色美人净荷结下了不解之缘。为守护佛家圣物舍利子,净荷历尽磨难,她经历了逃亡、流浪,经历了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最终在佛光普照的吉日,手捧光芒璀璨的佛身舍利子一步一步迈向坛场,从此踏上遁入佛门之路……

  雪娃说:“这是一个发生在少林寺下院超化阿育王寺的真实传奇!”

  一花一世界

  雪娃醉心于美的事物,并用她唯美的语言筑建出她心中独特的理想王国。且不论“公主”、“郡主”这类大多数作品中美丽的代表人物,就连文中的和尚也是美的:“月光洒照在白衣飘飘的觉空身上,微风掀着他的衣摆,灵动、纯净,恍若天人”“他长得很美,皇宫里、王爷府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子!”。同时,这个理想王国随处可见仙气弥漫的花花草草——“我想住在有百合花香,有蝴蝶飞翔的丛林里,与自己喜欢的人吹箫、弹琴、吟月、弄风,自耕自种、喝花蜜、饮晨露.....”让我在阅读时,似乎能嗅到来自那唯美王国的芬芳。

  在雪娃的长篇小说《皈心》的理想王国中,最为夺目的形象当属净荷,她纯洁神圣、仙气弥漫、美丽绝伦。“水花颤动如一朵闪着五彩奇光的莲花。一枚绚丽夺目的晶体,奇迹般地被水花托起,栖息在绽放的莲花花蕊之中而光彩夺目。” 佛祖释迦牟尼的舍利子在莲花中现于凡尘,飘入净荷之手后又自然融入净荷的伤口里。其实净荷前世今生皆有深厚佛缘,恰似一朵开在凡间的莲花。整篇文章的情感构架也正是以净荷为中心,而净荷正是那朵莲花的转世。当王子、少将军、可汗等神奇地邂逅这朵圣洁而美丽的莲花时,他们的表现淋漓尽致,或爱怜、或相惜、或痴迷、或为一己私利欲将其占为己有、或降大任于斯先苦其心志,……

  而在《皈心》的理想王国中,最为完美的编织与构筑,却要属净荷傍晚误入的丛林深处的“和村”。和村的人笃信佛教,他们相信佛法中的因果与慈悲,和村的对天地自然心怀敬畏,和村的人吃“新麦饼子”、喝“石碗新碾的太平果果浆”,和村的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歇、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祥和安定。关于和村的笔墨不是太浓重,但这个在杜尔王子看来完全不存在的和村,却真真实实存在于净荷的理想之中。“什么和村?杜尔穿越过周边所有丛林,从未见过什么和村。” “最好不要被你找到,更不要让你的父汗找到,否则,和村会村无宁日。”这是关于和村净荷与杜尔王子的对话,和村是净荷心中的存在与憧憬,更是作者理想王国的再现。

  我问雪娃:“为何要设置这样一个丛林村落?”雪娃还告诉我,和村是她关于人类和平、众生平等的梦想,她希望关于和村的憧憬,能唤醒读者心灵的慈悲!

  一笑一尘缘

  爱情,始终是人类共有的主题,深刻展示人性始终是文学作品的魅力所在。

  公主、和尚相爱的故事古今中外不乏佳作,唐代高阳公主与高僧辩机的旷世恋情一直被后人所传颂。和,为三界统称,尚,乃至高无上的意思,和尚一词,由西域语音音译而来,是一种尊称,他们一心向佛,苦心修炼,向往西方的极乐世界。由于本身严格的教规和对于佛祖的虔诚,爱情理应与这个特定的群体绝缘。然而“天之骄女”主动示好,面对这样的诱惑,人性与神性,情感与理智之间,究竟何去何从?觉空佛心笃定,面对净荷的真情告白,不为所动而婉言相拒。可见他的尘缘已了,佛性坚定。

  净荷这个人物的发展是渐进的,是不断成长的。刚开始的她尘缘未断,怀有一颗天真无邪的“少女心”,对超凡脱俗的美男子觉空一见倾心,他们之间的感情带有前世今生的宿命感。这种宿命通过几个梦境暗示:在玄中方丈的梦境中,净荷是阿育王派去世间名山宝刹撒花的天女,“她乘祥云下来,托起一枚闪闪发光的灵骨,又踩着祥云飞向云层”;在净荷的梦中,一千年前,净荷是比丘尼,觉空是皇宫里的太子,净荷的前身与太子双双殉情;在觉空的梦中,散花的天女样貌与净荷极其相像,无论在梦中还是现实中,佛身舍利子都在净荷的肉身里。这些梦境,暗示着守护舍利子是冥冥之中的注定,是美人净荷的使命。她与觉空的今世因缘并非因为爱情,而是因为佛缘。在《皈心》中,觉空实际上象征着一种佛性与精神,让净荷心动的并不是觉空这个人,而是他身上的佛性,是佛性所投射在觉空身上的佛光。因此,佛缘深厚却未解佛意的净荷对佛一见倾心。“前前世,郡主是赠我青莲贡奉如来的佳人”,“将舍利子送还超化阿育王塔,这是你的使命!”“这种使命感,似乎已经超越了她对父母的思念。同时,也似乎降住了她心理腾升的恐惧感。” 净荷在守护舍利子的逃亡中不断地成长、觉悟,也经受住层层考验与磨难,而最终修成正果、涅槃重生。

  关于爱情的话题,雪娃说她相信世间会有一种超越于世俗之上的特别美好的爱情,但是,这只有心灵特别纯净且磁场相吸的两个人穿越茫茫人海相遇才能萌发、升华。她说:“净荷对觉空的喜欢,绝非男女之爱,而是净荷对佛性的一种敬仰,也是佛对净荷的引度。”

  一念一清净

  净荷佛缘深厚却不自知,她美丽、圣洁而仙气弥漫,加上有佛祖舍利子的护佑,净荷的美超凡脱俗而佛光普照。因为对美的向往,因为对舍利子的膜拜,因此在净荷的身上聚集了众多情感的纠葛。有的感情纯洁而凄美,比如杜尔王子和耶律少将军对净荷的爱慕之情,有的感情自私且粗暴,比如墨督可汗、梅若夫妇。这些纠葛,甚至引发了突厥和契丹的战争,为净荷带去了杀身之祸。而净荷却在千钧一发之际,为耶律少将军舍身挡住杜尔王子仇恨的飞镖。然而,这种舍身救人却并非男女之情,却是因为一种大爱,因为一颗普度众生的慈悲之心。也就在这一刻,净荷放下了尘世的羁绊,放下了凡心,此到最后的浴火重生。

  佛主曾与净荷相遇,赐给净荷一句箴言——“放下了即是幸福。”那时的净荷所渴望的幸福,是拥有觉空的喜欢;而在觉空看来,皈依佛门已是幸福,净荷的尘世情感对他而言是种负担、一种无力回馈的愧疚。他们生存状态与心灵境界,存在于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里,也就注定了他们与男欢女爱无缘。经过佛祖的点化和血与火的历练,净荷最终悟出了获得幸福的法门——“放下了即是幸福。”她放下了爱情,放下了生命,“他们的生命已经静息,但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们之间这息息相关又相互排斥的微妙,却在生命静止的那一刻展现得淋漓尽致。”正是这一幕绝美的悲剧促进了净荷的重生,这也是净荷由人成佛的涅槃。

  作者雪娃尊佛、信佛,生活中爱美、懂美、重情、重义,她的身边总是有一群在不同领域极为优秀的朋友。不知是因为雪娃心灵的佛光点亮了大家,还是因为本来就是同道相知,他们大都是慈悲仁义之士。

  雪娃说:“在金钱主宰着人的生命意识的当今社会,的确需要有一种宗教的力量来唤醒人性中的善与慈悲!因为世俗的浸染,人类原本光明的心性被蒙尘而造成人性中正负两极的双面性,当正的一面被激发、被开启,人性中的善与慈悲便会上升,自私与无明就会被排斥、被自动清零,生命俱足的佛性便会被唤醒,达到人性之净化。民心净则国土安,净化民心,这就是佛祖正教对人类社会最伟大的贡献、最圆满的功德。”

  雪娃用《皈心》描述了一个众生内心所追求的理想王国,渲染着佛法之中的因果、慈悲与敬畏,表达了一种审美追求和信仰的取向,《皈心》犹如一轮佛光温暖着读者,引导读者远离无明与俗念去接受一场心灵的洗礼。

       来源:搜狐读书频道http://book.sohu.com/20140505/n399168383.shtml